2030年前消除乙肝病毒有多大可能?

在五种肝炎病毒中,乙肝病毒(HBV)和丙肝病毒(HCV)均可呈慢性感染状态,继而引起肝硬化、肝癌。即便这两种病毒性肝炎在预防和治疗上已有很多进展,但每年仍有上百万人因这两种疾病及其并发症死亡。由于慢性病毒性肝炎近年来发病率及死亡人数持续升高,且在一定程度上可防可控,因此它们获得了越来越多的国际关注。


在2016年的世界卫生大会上通过了《全球卫生部门战略—病毒性肝炎》,呼吁到2030年消除病毒性肝炎。而2017年,世界卫生组织(WHO)则在发布的报告中对消除肝炎做出明确定义,及实现目标的战略。


从全球来看,消除疾病对公共健康的威胁的实际目标介于彻底消灭和区域控制之间。2017年WHO的报告将“消除病毒性肝炎”定义为:与2015年的基线相比,发病率减少50%,相关死亡人数减少65%。具体到HBV感染上,目标是从470万新病例/年及88.4万死亡/年(2015年)减少至47万新病例/年及30.9万死亡/年(2030年)。而对于HCV感染而言,则是175万新病例/年及40万死亡/年(2015年)减少至约17.5万新病例/年及14万死亡/年(2030年)。


尽管HBV的免疫计划及HCV感染的治疗突破为实现疾病消除提供了坚实的基础,但疫苗及治疗的可及性在全球范围内仍十分有限。可靠的流行病学数据是制定公共卫生对策的基础,但无论是肝炎的感染现状还是其核心结局,都没有较好的被衡量。新发HCV感染极少被发现,且肝炎相关死亡很难得以确认,这一系列数据均被系统性的低估,进而可能削弱制定具体目标时模型的有效性。数据质量差异和报告数据不一致是目前现有流行病学调查的问题,也是未来研究改进的方向。


为实现疾病在全球范围内的消除,应首先存在小范围消除的经验。例如HBV(乙肝病毒)感染曾是阿拉斯加原住民面临的重大公共健康威胁,但通过普及疫苗、疾病检测和治疗等有力的公共卫生举措,新病例发病率降低了90%以上,预期死亡率降低了65%,有效消除了HBV感染。而在荷兰和瑞士,在感染HIV(艾滋病)的男男性行为者中进行的HCV(丙肝病毒)检测和治疗得到了推广(和资助),使全国HCV感染率有所下降。与之类似的一系列成就证明,有针对性的干预措施在人群中推广并维持,可在慢性肝炎的消除上取得重大成果。


WHO制定了一系列目标以指导实现慢性肝炎的消除。尽管目前目标是否能够实现,以及实现后是否能够达到预期均不明确,但改变慢性肝炎的预防、诊断及治疗现状是实现目标过程中必不可少的。


无论是低收入地区还是高收入地区,改变现状需要资源、资金及政府的支持。消除肝炎所需的资金来源仍不明确。无论在何种情况下,个体干预基本上都符合成本效益,并且其中某些干预得到了政府和保险公司的补贴。一个研究团队估计,在2018—2030年消除HCV感染将需要花费510亿美元,而现有的资金来源可提供其中一半的资金。在全球范围内消除疾病需要更多的全球性资源。与已有资金相比,更困难的是清楚必须投入的总资金金额及资金新来源,并最好能够明确划分负责执行、协调和监督肝炎消除计划的机构或联盟。


改变现状的另一要素是创新,如新的干预措施。疫苗是对抗感染时所采取的公共卫生对策的基石,而预防HCV感染的疫苗对注射吸毒者等高危人群将非常有帮助。HCV感染的自发清除可对之后的慢性感染产生免疫力,这为研发预防慢性丙肝的疫苗提供了科学基础。此外我们需要更好的策略以对抗不安全注射行为及吸毒注射行为带来的血源感染。新的、更便宜、有效的病毒性肝炎即时检测技术可以带来变革性影响。另外,在HBV感染及HCV感染治疗上缩短治疗周期、提高治愈或功能性治愈的比例也非常有益。(来源VILI)


声明:
不要轻信任何医疗广告或新闻报道式广告!
本站所刊载的信息仅供参考,不能代表医生的诊断和治疗,请勿直接对照治疗而延误病情!

中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