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批准的抗HBV药物不能消除感染细胞中的cccDNA,而一些实验性衣壳装配调节剂(CAMs)在HBV病毒复制的几个步骤中都具有重要影响,包括衣壳装配,逆转录,前基因组RNA(pgRNA)和聚合酶蛋白包绕。

在本次HepDART 2019 大会上,埃默里大学医学院研究人员描述了乙二酰胺衍生物GLP-26在体外和人源化小鼠中诱导抗病毒反应的研究结果。

研究方法

使用稳定转染的HepAD38细胞,HepG2- NTCP感染系统和原代人肝细胞来确定体外结果。如先前所述,在HUHEP小鼠中进行了体内测定(Strick-Marchand H et al., PLoS 2015)。药物相互作用在HepAD38和HUHEP模型中使用GLP-26联合恩替卡韦(ETV)或在PHH中使用GLP-26和TDF进行测定。

病毒学测量包括:用 TaqMan PCR(qPCR)测量 HBV DNA 扩增或 cccDNA,通过RT-PCR 测量前基因组和表面RNA,以及用 ELISA测量分泌的 HBeAg 或 HBsAg。

还对带有HBV Cp149二聚体或衣壳样品进行电子显微镜观察,使用热移荧光和共聚焦显微镜(使用HepAD38细胞)对带有HBV Cp149衣壳的样品进行观察。在小鼠,大鼠,狗和人血浆中或在小鼠和人肝微粒体中进行稳定性测定。通过MTT / MTS分析在几种细胞类型中进行细胞毒性测定,并在HepG2或Huh7细胞水平使用GSH-GloTM谷胱甘肽分析进行细胞毒性测定。

研究结果

GLP-26表现出一位数的纳摩尔抗HBV分泌活性,抑制pgRNA(EC50 = 0.11μM)和HBeAg 产生(EC50 = 0.003μM),并降低cccDNA扩增。令人惊讶的是,在人源化小鼠模型中长期联合恩替卡韦治疗可导致病毒载量和病毒抗原减少,在治疗停止后可维持长达12周,且无细胞毒性迹象。

作用机理研究表明,GLP-26 通过抑制 pgRNA衣壳化来加速空衣壳的衣壳组装动力学,从而阻止病毒DNA复制。

这些结果表明,GLP-26:

1)是体外无毒的 HBV DNA,HBeAg 和 cccDNA产生抑制剂,肝癌细胞中高达25μM的 GSH 水平无变化;

2)稳定的HBV衣壳颗粒并诱导其在细胞质中的积累;

3)诱导形成坚固的HBV衣壳颗粒;

4)能使感染HBV的人源化小鼠 HBV DNA ,HBsAg 和 HBeAg 水平降低;

5)与ETV联合用药具有协同作用,在感染HBV的人源化小鼠中具有长期持续的治疗后减少病毒DNA和抗原的作用;

6)在小鼠和食蟹猴中具有良好的体外和体内药代动力学特征。

总而言之,与GLP-26的联合用药可能代表了一种可阻止 cccDNA 形成的HBV功能性治愈或灭菌性治疗。(更多肝病新药研究信息敬请关注“肝脏时间”微信公众号)!


声明:
不要轻信任何医疗广告或新闻报道式广告!
本站所刊载的信息仅供参考,不能代表医生的诊断和治疗,请勿直接对照治疗而延误病情!

如本文对您有用,欢迎随意捐助「亿知」!

您的大名:
感谢您对「亿知」的慷慨捐助,「捐助名单 捐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