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慢性乙型肝炎防治指南(2019版)》将TAF列为一线推荐用药

自上次更新中国慢性乙型肝炎(CHB)指南至今已有四年。在这四年中,新药的研发和CHB的治疗理念发生了很大的变化。有必要更新CHB的预防和治疗指南。

因此,中华医学会传染病学会和中华医学会肝病学会于2018年底开始修订中国慢性乙型肝炎防治指南,初步开展在2019年全国病毒性肝炎和肝病会议上解释了指南的更新点。

中华医学会传染病学会会长王贵强教授和北京大学第一医院王桂强教授于2019年在全国病毒性肝炎和肝病研讨会上介绍。新指南涉及丙泊酚替诺福韦(TAF)和替诺福韦富马酸盐(TDF)作为优先核苷(酸)类似物,拉米夫定和阿德福韦酯不推荐使用。

“呼吸道乙型肝炎抗病毒治疗是关键,病因治疗是最重要的,所以新指南推荐药物的基本原则是强力和低耐药性,更积极地推荐使用强度和低耐药性的药物,“王贵强教授说。

另外,如果原药是拉米夫定或阿德福韦酯,即使病毒得到很好的控制,建议调整治疗方法,即拉米夫定和阿德福韦酯,即使没有耐药性也建议使用药物改用TDF或TAF等低药物药物。

乙型肝炎是一种高危传染病。中国约有2800万慢性乙型肝炎患者。每年约有30万人死于乙型肝炎病毒引起的肝硬化或肝癌。

乙型肝炎很难治愈,因为乙型肝炎病毒特别耐药。它可以在30°C~32°C的血清中存活6个月,在零下20°C下存活5年。

令全球医生普遍头痛的问题就是乙肝病毒的耐药性问题,像拉米夫定、阿德福韦酯等耐药率比较高。一直到TDF的出现,乙肝病毒的耐药性问题得到了很大的改观,临床研究TDF具有8年零耐药的记录。

虽然TDF的出现极大改观了慢乙肝的抗病毒治疗现状,但是长期服用会有轻微肾损伤和降低骨密度的风险,因此并不太适合肾功能不全的患者和骨质疏松高危人群如老年患者等。

在2016年11月,Gilead公司对外宣称乙肝治疗的新药TAF获得美国FDA批准,用于成人慢性乙肝且没有失代偿期肝病患者的治疗,这是十年来首个被批准的乙肝新药。

TAF每片为25mg,TDF每片为300mg,临床用量减少了10倍多,但是获得了和TDF相似的抗病毒疗效。另外,体外试验表明TAF在人体原代肝细胞内产生的浓度是TDF的5倍,TAF可以直接“靶向”肝脏,减少了有效治疗成分在全身其他组织血浆浓度中的暴露量。

可以说TAF在减少临床用量提高抗病毒疗效的同时,极大避免了对于身体其他器官的毒性损害。

两项国际3期研究(108和110号)数据支持了TAF的疗效和安全性,研究共入组了1632例慢乙肝患者(其中334例在中国接受治疗)。结果发现,在为期96周的治疗时间内,无一例患者发生替诺福韦耐药,且TAF在骨骼和肾脏安全性参数上有显着改善。

据悉,TAF在2016年被美国FDA和日本药监机构批准,在2017年获得欧洲委员会批准,在2018年11月被中国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批准上市。

因此,此次新版指南的更新,在药物选择上强调了“强效低耐药”的原则,优先推荐耐药屏障非常高的TAF和TDF作为一线抗乙肝病毒的首选药物,可谓众望所归。

当然,药物的选择还要考虑患者的经济因素,如果指南推荐的乙肝一线用药进入医保,替诺福韦一定是最优秀的,TAF和TDF会是慢乙肝患者的首选药物。而那些年纪较大、50岁以上,或者高血压、糖尿病的慢性病患者,可能选择TAF会更好,因其对肾脏和骨骼安全性更佳。

距离上次中国慢性乙型肝炎(慢乙肝)的指南更新已经有4年时间了,在这4年中,慢乙肝在新药研发和治疗理念等方面都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对慢乙肝防治指南进行再更新就显得非常有必要。

因此,中华医学会感染病学分会及中华医学会肝病学分会于2018年底启动我国慢乙肝防治指南的修订工作,并于2019年全国病毒性肝炎及肝病学术会议上对指南的更新要点进行初步解读。

中华医学会感染病学分会主任委员、北京大学第一医院王贵强教授在2019年全国病毒性肝炎及肝病学术会议上介绍,新版指南将丙酚替诺福韦(TAF)和富马酸替诺福韦酯(TDF)等作为优先推荐的核苷(酸)类似物,拉米夫定和阿德福韦酯不推荐使用。

“慢乙肝抗病毒治疗是关键,病因治疗是最重要的,因此新版指南推荐药物的基本原则是强效低耐药,更积极推荐强效低耐药药物的使用”王贵强教授讲到。

另外,对于如果原来使用的药物如果是拉米夫定、阿德福韦酯,即使病毒控制得很好也建议调整治疗,即拉米夫定和阿德福韦酯即使没有出现耐药还是建议患者换用低耐药药物治疗,比如TDF或TAF。

乙肝是一种高发性的传染病,在中国约有2800万的慢乙肝患者,每年大约30万人死于由乙肝病毒导致的肝硬化或肝癌。

乙肝之所以难以治愈是因为乙肝病毒的抵抗力特别强,在血清中30℃~32℃可以存活6个月,在零下20℃中可以存活5年。

令全球医生普遍头痛的问题就是乙肝病毒的耐药性问题,像拉米夫定、阿德福韦酯等耐药率比较高。一直到TDF的出现,乙肝病毒的耐药性问题得到了很大的改观,临床研究TDF具有8年零耐药的记录。

虽然TDF的出现极大改观了慢乙肝的抗病毒治疗现状,但是长期服用会有轻微肾损伤和降低骨密度的风险,因此并不太适合肾功能不全的患者和骨质疏松高危人群如老年患者等。

在2016年11月,Gilead公司对外宣称乙肝治疗的新药TAF获得美国FDA批准,用于成人慢性乙肝且没有失代偿期肝病患者的治疗,这是十年来首个被批准的乙肝新药。

TAF每片为25mg,TDF每片为300mg,临床用量减少了10倍多,但是获得了和TDF相似的抗病毒疗效。另外,体外试验表明TAF在人体原代肝细胞内产生的浓度是TDF的5倍,TAF可以直接“靶向”肝脏,减少了有效治疗成分在全身其他组织血浆浓度中的暴露量。

可以说TAF在减少临床用量提高抗病毒疗效的同时,极大避免了对于身体其他器官的毒性损害。

两项国际3期研究(108和110号)数据支持了TAF的疗效和安全性,研究共入组了1632例慢乙肝患者(其中334例在中国接受治疗)。结果发现,在为期96周的治疗时间内,无一例患者发生替诺福韦耐药,且TAF在骨骼和肾脏安全性参数上有显着改善。

据悉,TAF在2016年被美国FDA和日本药监机构批准,在2017年获得欧洲委员会批准,在2018年11月被中国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批准上市。

因此,此次新版指南的更新,在药物选择上强调了“强效低耐药”的原则,优先推荐耐药屏障非常高的TAF和TDF作为一线抗乙肝病毒的首选药物,可谓众望所归。

当然,药物的选择还要考虑患者的经济因素,如果指南推荐的乙肝一线用药进入医保,替诺福韦一定是最优秀的,TAF和TDF会是慢乙肝患者的首选药物。而那些年纪较大、50岁以上,或者高血压、糖尿病的慢性病患者,可能选择TAF会更好,因其对肾脏和骨骼安全性更佳。来源:今日医药


声明:
不要轻信任何医疗广告或新闻报道式广告!
本站所刊载的信息仅供参考,不能代表医生的诊断和治疗,请勿直接对照治疗而延误病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