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者按:停药后ALT急性升高与不良事件的发生有关,因此风险分层具有重要的临床意义。AASLD2020最新发布的大会摘要中的一项研究表明,慢乙肝患者治疗结束时HBsAg、HBcrAg和HBVRNA水平可以预测停药后ALT急性升高的发生风险。治疗结束时HBsAg、HBcrAg和HBVRNA高水平与停药后ALT急性升高发生风险显著相关(P均<0.001)。  

研究方法  

慢乙肝患者治疗结束时HBsAg、HBcrAg和HBV RNA水平可预测停药后ALT急性升高的发生风险

本研究的慢乙肝队列来自三项基于聚乙二醇干扰素α(PEGIFNα)治疗的全球随机试验,分别是99-01研究(PEGIFNα单药vs.PEGIFNα+拉米夫定)、PARC研究(PEGIFNα单药vs.PEGIFNα+利巴韦林)和ARES研究(恩替卡韦加用PEGIFNα)。  

治疗结束时对HBVRNA、HBsAg和HBcrAg进行定量检测。按HBsAg水平<3/>3log、HBVRNA检测不到/检测得到、HBeAg阴性患者HBcrAg水平<3/>3log和HBeAg阳性患者HBcrAg水平<6/>6log分类后评估生物标志物水平与ALT急性升高的关系。SCALE-B评分(包括HBsAg、HBcrAg、年龄和ALT)也是分类依据,按照之前的cut-off值分为<260,260-320,>320三组。ALT急性升高定义为停药后6个月内ALT≥5×ULN。对整个队列和停药后有应答(HBeAg阴性且HBVDNA<200IU/mL)的亚组进行分析。  

研究结果  

治疗结束时HBsAg、HBcrAg和HBVRNA高水平与停药后ALT急性升高发生风险显著相关  

共纳入344例有停药后数据的患者,其中230例HBeAg阳性,114例HBeAg阴性。患者主要为白种人,占77.0%,基因型A/B/C/D的患者分别占23.3%/7.3%/13.4%/52.3%。  

34.9%(120例)患者有停药后应答。随访期间,35.5%(122例)患者停药后发生ALT急性升高。治疗结束时HBsAg、HBcrAg和HBVRNA高水平与停药后ALT急性升高发生风险显著相关(P均<0.001)。  

未命名-3.jpg

生物标志物的组合,如HBVRNA和HBsAg或SCALE-B评分组合,可进一步完善风险分层:例如在69例HBVRNA和HBsAg高水平的患者中,52.2%(36例)患者在停药后发生ALT急性升高,而对于HBVRNA和HBsAg低水平的患者,停药后发生ALT急性升高的比例为0.0%(0/42),两组具有显著差异(P<0.001)。研究结果在治疗前HBeAg阳性、HBeAg阴性患者和停药后有应答的患者中是一致的。  

研究结论  

治疗结束时血清HBsAg、HBcrAg和HBVRNA高水平与停药后ALT急性升高发生风险相关。这些发现可以用于指导有关停药和停药后随访频率的决策。若治疗固定疗程后HBsAg、HBcrAg和HBVRNA水平还处于较高水平时可能并不适合停药,适当延长疗程让这些指标处于较低水平后再停药,可较好的预防停药后ALT急性升高的发生。  

参考文献:  

SylviaB,RobertJDK,MargoVC,etal.ENDOFTREATMENTHBsAg,HBCRAGANDHBVRNALEVELSPREDICTRISKOFOFF-TREATMENTALTFLARESINPATIENTSWITHCHRONICHEPATITISB[J].AASLD2020:Abstracts(oral158).


声明:
不要轻信任何医疗广告或新闻报道式广告!
请勿轻信素未谋面的网络医生!
本站所刊载的信息仅供参考,不能代表医生的诊断和治疗,请勿直接对照治疗而延误病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