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约70%的在治的慢乙肝患者选择核苷(酸)类似物治疗慢乙肝。核苷(酸)类似物可抑制病毒聚合酶的逆转录活性,已被证明可抑制HBV复制,逆转肝纤维化,并降低肝癌发展风险。  

但是,对HBV生物学特征有一定了解的战友都知道,HBV之所以不能从人体内被彻底清除是由于,HBV进入肝细胞后产生了一种叫做cccDNA的分子,这种分子仿佛是HBV的库,使得HBV可以不停复制。  

乙肝抗病毒什么时候停药?需要关注这两个指标!

而核苷(酸)类似物对肝内cccDNA和病毒转录没有直接影响。因此,虽然口服抗病毒药可以很好抑制HBV的复制,但功能性治愈——表面抗原转阴的几率非常低。这就导致了,很多患者是长期甚至是终身服药。  

例如,一项系统回顾的汇总分析表明,口服抗病毒药治疗12至36个月后停药病毒学复发率约为50%至60%。尽管最近的临床指南表明,一些患者在达到临床治愈之前可以停止服用抗病毒药物,临床仍然需要可以识别停药后低复发风险的病人的敏感、可靠的生物标志物。  

HBcrAg和HBVRNA联合检查  

7月15日,国际医学杂志《LiverInternational》发表一篇文章,旨在筛选出可以识别停药患者的标准。该研究入选了92例符合标准的患者。病毒学复发定义为HBVDNA水平大于2000IU/mL,临床复发定义为病毒学复发加上丙氨酸转氨酶水平超过正常上限的两倍。  

研究显示,治疗结束时乙型肝炎核心相关抗原(HBcrAg)和HBVRNA与临床复发独立相关。治疗结束时,检测不到HBcrAg(<3.0log10U/mL)和HBVRNA(<2.0log10copies/mL)的患者没有出现临床复发的情况。相比之下,HBcrAg和HBVRNA高于临界值的患者分别有22.9%和62.5%的患者出现了复发。治疗结束时定量HBsAg与HBsAg清除的可能性相关。  

从上述结果中可以看出,治疗结束时联合检测HBcrAg和HBVRNA可高度预测随后的临床复发。这些新的生物标志物有可能被用来识别那些可以安全地停止核苷类似物治疗的病人。  

虽然目前HBcrAg和HBVRNA并没有在临床上得到广泛的推广,但是随着这两者的生物学和临床意义越来越多的被人们发掘,可以说,这两者在临床上的广泛应用将不再遥远。  

目前,指南推荐乙肝患者每半年检查一次HBVDNA、乙肝五项(HBsAg、HBsAb、HBeAg、HBeAb和HBcAb)、B超、肝弹和AFP。  

也许在不久的将来,就会又多出两项:HBVRNA和HBcrAg。这对临床医生和我们自己正确的认识病情,确定正确的治疗方案都是非常有帮助的。


声明:
不要轻信任何医疗广告或新闻报道式广告!
本站所刊载的信息仅供参考,不能代表医生的诊断和治疗,请勿直接对照治疗而延误病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