慢性肝病的患者,多伴有肝纤维化的病理改变,如果不积极治疗肝纤维化,任其发展,会导致肝硬化或容易发生肝癌。现代肝脏病学奠基者HansPopper说:“谁能预防或减轻肝纤维化,谁将能医治大多数慢性肝病。  

对于慢性病毒性肝炎(乙肝、丙肝)大家比较重视抗病毒治疗,关注肝硬化和肝癌的发生。肝硬化是在肝纤维化的基础上发展的;而对于发病率逐年增加的脂肪肝,不少人却熟视无睹,从众心理使得患者丧失对此病应有的警惕。非酒精性脂肪肝(NAFLD)发展为非酒精性脂肪性肝炎时,不但肝硬化的发生率高,而且还与肝细胞癌(HCC)之间存在因果关系,“NAFLD患者发生HCC的风险是无脂肪肝者的7.62倍,进展期纤维化会增加NAFLD患者HCC和其他癌症的发生风险。肝纤维化程度是预测NAFLD进展的重要指标,进展性肝纤维化是影响肝病死亡的重要因素。“纤维化严重度是进展期NAFLD患者病因特异性死亡的决定因素。”因此我们一定要重视慢性肝病的患者肝纤维化的严重后果。  

乙肝患者一定要重视慢性肝病的患者肝纤维化的严重后果

肝纤维化可逆转,早期发现肝纤维化十分重要。诊断方法有血清学指标、常规B超、CT、磁共振、肝穿刺活检术及瞬时弹性成像等。但是常规B超、CT、磁共振等影像学诊断依赖于肝纤维化的典型影像,此时肝纤维化已较严重,因此这些方法无法早期诊断肝纤维化。瞬时弹性成像和肝穿刺活检术在肝纤维化诊断中的各自优势和不足,应用血清诊断模型、症状和体征初步筛查,发现问题及时行瞬时弹性成像,如果仍不能明确,可建议患者行肝脏穿刺活检术,明确诊断和纤维化分期,以期更好的早期治疗。”  

早期发现和治疗肝纤维化,可以将肝纤维化扼杀于摇篮,令其不再发展,且容易实现逆转。目前国际上还没有发明出能直接治疗肝纤维化的化学药物和生物药物。国外医生治疗肝纤维化是从治疗原发病着手,如从病因学角度抗病毒治疗乙型肝炎和丙型肝炎、应用激素等治疗自身免疫性肝病,对无法病因学治疗的肝病则采用抑制炎症、减轻肝损伤的治法。以上这些方法可以抑制肝纤维化的发生阻断肝纤维化的进展,但对逆转肝纤维化力有不逮。我国科技工作者发明的几种治疗肝纤维化的中成药,如扶正化瘀胶囊、安络化纤丸、复方鳖甲软肝等已在临床广泛应用,治疗各种慢性肝病肝纤维化。资料表明,将病因学治疗药物和抗肝纤维化药物结合应用,可以获得更好的临床疗效。  

多年来,肝纤维化一直是国际肝病学术界的研究热点之一,目前我国在治疗学方面具有优势和特色,正造福众多患者。


声明:
不要轻信任何医疗广告或新闻报道式广告!
本站所刊载的信息仅供参考,不能代表医生的诊断和治疗,请勿直接对照治疗而延误病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