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1月,富马酸丙酚替诺福韦获批,至今已经过去近2年。以往乙肝抗病毒药物主要是两大方向,核苷酸类似物(NAs)和干扰素(IFN)。NAs包括以往的拉米夫定、阿德福韦酯、替比夫定等,耐药性一直是医学界不断研究的问题,直到富马酸丙酚替诺福韦的问世。


当前,全球乙肝广泛使用的抗病毒药物主要是恩替卡韦(ETV)和富马酸替诺福韦二吡呋酯(TDF),它们的强效抗病毒和耐药性都明显优于拉米夫定、阿德福韦酯、替比夫定。所以,欧洲肝病学会年会也将ETV和TDF制定入指南的抗病毒首选药物。TDF于2013年进入我国,但是,TAF相比TDF具有低剂量的安全性优势,以及同等药效作用。

简单的讲,TAF是一种靶向性比较高的核苷类药物,主要靶向肝脏,TAF会大量聚集在肝脏周围,形成只需要TDF十分一剂量,就能够实现等同于TDF的药效(可从官方数据查到)。当前,对于一些年龄稍大的慢性乙肝患者,对药物安全性要求也更为严格,比如六十岁以上的CHB,就需要更小的骨骼和肾脏药物毒性,否则这些抗病毒药物就无法长期服用。

新药进入以后,往往伴随着“高价药”、“贵族药”的标签。今年2020年TAF已纳入最新医保目录,无疑是为慢性乙肝患者减轻经济负担。在国内,我们一般把富马酸替诺福韦二吡呋酯(TDF)称为替诺福韦一代,富马酸丙酚替诺福韦称为替诺福韦二代,新一轮的国家药品价格谈判,慢性乙肝的TAF也纳入谈判降价品种,并且成为药价降幅比较大的一个(央视新闻已报道)。

乙肝是一条可及肝癌的路径,每年全球因感染乙肝这个过程,大约进展为肝癌的比例大约就有45%。乙肝的致病过程是一个病毒持续复制,免疫应答缺陷以及随着免疫功能逐渐成熟,开始识别并且清除受到病毒感染的肝细胞过程,不难看出,这个过程相当复杂,大量医疗文献说明,即便是没有受到感染的肝细胞,也可能因为进入免疫清除期,而受到免疫细胞的错误识别杀灭。

乙肝药物研发进展还是值得我们高兴的,其一是,第一种核苷类药物拉米夫定进入中国乙肝药品市场,拉米夫定可以强效抑制乙肝病毒,将慢性乙肝进展延迟,延缓进展到肝功能失代偿或肝癌;其二是,替诺福韦口服药,可以阻断母婴传播,逆转纤维化或肝硬化,降低乙肝病毒载量等,这些都是目前乙肝药物对肝癌的进步。

在大量预防肝细胞癌(HCC)文献中,我们也可以看到关于核苷类药物(NAs)在延缓并阻止乙肝继续进展的重要作用。其中包括长期口服的恩替卡韦和替诺福韦,发展为HCC风险都显著下降。当然,更多研究显示,肝癌进展情况是多因素决定的,包括年龄、性别、医疗水平、经济状况、高血压、糖尿病、饮酒、转氨酶水平、肝硬化腹水等。



总体来讲,规范使用TDF或ETV的抗病毒治疗药物,肝癌发生率要比不使用抗病毒药物风险明显减少。所以,请慢乙肝寻求正规医院进行规范抗病毒药物使用,国内外大量医学药物学研究证明,长期口服使用NAs,可以将HBV-DNA降至基线下,进一步减少了与肝癌发生率密切相关的诱发因子,规范抗病毒药物使用对减少HCC发生具有重要意义。


声明:
不要轻信任何医疗广告或新闻报道式广告!
本站所刊载的信息仅供参考,不能代表医生的诊断和治疗,请勿直接对照治疗而延误病情!

如本文对您有用,欢迎随意捐助「亿知」!

您的大名:
感谢您对「亿知」的慷慨捐助,「捐助名单 捐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