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义寡核苷酸化合物,目前在研的药企包括葛兰素史克著名制药公司,这种新疗法作用机制和RNA干扰类药物近似,可以阻止乙肝病毒mRNA转化为乙肝病毒蛋白,这是该乙肝新药研发靶点的原理。  

除了葛兰素史克的两个该靶点新药GSK3228836、GSK33389404,小番健康介绍一下,罗氏公司的HBV-LNAASO。公开信息查到,罗氏公司已经在小鼠模型中使用HBV-LNAASO和RO7020531联用,研究结论已经公布在2019的肝病学会年会上。RO7020531是一种TLR7激动剂,而HBV-LNAASO属于靶向全病毒RNA转录本的新药。  

小番健康简单介绍下这个动物试验。给予慢性乙肝的小鼠8周治疗,治疗完成后,再随访监测指标9周。分别观察单独使用HBV-LNAASO和联合RO7020531后的治疗效果。就像前期提到的结论,两种药物联用后效果优于单独使用HBV-LNAASO,当然,这并不是说明单用HBV-LNAASO效果不佳,试验数据为单用HBV-LNAASO后,小鼠乙肝表面抗原下降了2.8log。  

最优疗法,当然是肝病临床医生的首选,只是在罗氏公司2019年公布的这项动物试验中,单一使用HBV-LNAASO已经对乙肝表面抗原有下降作用,而联合RO7020531之后,观察到小鼠出现较高水平且持续性的抗体。该项动物试验,提高了慢性乙肝未来功能性治愈可行性,小番健康也注意到,现在很多在研新药都指向联用来提高治愈率。  

相比单一用药,联合用药可以延长CHB的表面抗原和体内乙肝病毒载量下降时间,这主要是因为这种反义分子研发靶点,是在刺激机体产生强大的免疫反应。现在已经上市最好的乙肝抗病毒药物,是韦立得(TAF),即丙酚替诺福韦片。它属于核苷类药物,为新型逆转录酶抑制剂,又称替诺福韦二代药。  

从新药研发的角度,首先是评估一种新药对患者的安全性、耐受性以及药物依从性,对于口服方便的药物,对慢性乙肝患者的依从性会更为理想。同时,医药界肝病临床专家和乙肝患者,已经不再满足于部分治愈,即e抗原发生血清学转换和HBV-DNA阴转,更加强调乙肝表面抗原阴转。  

罗氏公司的HBV-LNAASO小鼠模型,HBV-LNAASO联用RO7020531可以提高治愈率,这里也是指的是功能性治愈。同时,对于核苷类长期用药的迫切改进,也是当今药物研发的攻关难点。简单的讲,能够为患者缩短药物治疗疗程,实现有限疗程也是目前乙肝新药研发的关注焦点。  

小番健康结语:当看到反义分子研发药物,看到葛兰素史克公司的404在研新药,就会联想起第一代进入我国的抗病毒药物拉米夫定,贺普丁。值得一提的是,罗氏与葛兰素史克在研新药靶点相同,而罗氏的联合用药方案属于抗病毒药物优化版,小鼠动物实验说明,HBV-LNAASO联用RO7020531可以促使小鼠产生高水平抗体,这也直接说明反义分子药物的刺激人体免疫系统作用。  

当然,目前彻底治愈乙肝药物是没有问世的,也包括我国自主研发的乐复能。因为有读者问到乐复能,简单介绍一下,今年1月1月乐复能就已经纳入医保目录,通常名称是重组细胞因子基因衍生蛋白注射液。乐复能的适应症不局限于成人慢性乙肝,还有胃癌、肝癌以及肺癌等肿瘤性疾病具有抑制机理。


声明:
不要轻信任何医疗广告或新闻报道式广告!
本站所刊载的信息仅供参考,不能代表医生的诊断和治疗,请勿直接对照治疗而延误病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