核苷酸类药物和干扰素进入我国,加上预防性乙肝疫苗普及接种,最大程度的降低乙肝感染率,同时抗病毒药物最大限度的延缓并阻止了乙肝患者继续进展到肝纤维化、肝硬化甚至肝癌等恶性阶段。最近有读者问乐复能(Novaferon),它属于干扰素类药物,我们比较熟悉的是聚乙二醇干扰素α-2a(派罗欣)、聚乙二醇干扰素α-2b和普通干扰素。  

更为常用的抗病毒药物,应该还是拉米夫定(LAM)、替比夫定(LDT)、阿德福韦酯(ADV)、恩替卡韦(ETV)、富马酸替诺福韦二吡呋酯(TDF)、富马酸替诺福韦艾拉酚胺(TAF)。小番健康认为,虽然这两类抗病毒药物都无法彻底根治乙肝,即无法完全清除体内乙肝病毒,但可以降低和延缓肝病继续进展,总而言之,上述两种属于有限治愈率药物,必须乙肝患者通过长期口服来延缓体内病情进展。  

所以,有了2019年至今全球众多药企开发的新靶点药物。乙肝病毒进入人体并依靠肝细胞组装复制,病毒自身是有生命周期的,所以当前的药物主要是通过乙肝病毒生命周期起效,同时提高自身免疫功能,这种药物优缺点都很明显,优点是短期就可以降体内病毒载量,缺点但是临床治愈相当受限。  

已上市的抗病毒药物多属于靶向病毒复制过程周期,新靶点药物主要是靶向如乙肝表面抗原的形成分泌、复制模板cccDNA形成、乙肝病毒进入人体肝细胞的过程。包括核苷酸类似物(NAs)、衣壳抑制剂、治疗性乙肝疫苗、基因编辑、靶向先天免疫防御途径、病毒进入抑制剂、RNA干扰类药物、诱导细胞凋亡化合物即宿主靶向途径、乙肝表面抗原抑制剂等。  

除基因编辑这个研发方向外,其他方向在研全新靶点,之前小番健康都已经介绍了。据小番健康的了解,已经获批的上述新靶点药物已经进入第三期临床的还没有,新药试验需要经历基础理论、动物模型、药物测试、新兴生物检测等,在这么多新靶点药物中,广大乙肝患者更关心的,还是哪一种对于今后实现功能性治愈概率更高。  

从现有掌握在研乙肝新药信息,小番健康认为应该是直接靶向宿主的在研新药,比如吉利德科学(Gilead公司)的选择性小分子toll样受体8(TLR8)激动剂,已上市的治疗性乙肝疫苗目前效果并不理想,衣壳抑制剂、表面抗原抑制剂以及病毒进入抑制剂等大多需要联合用药。  

RNA干扰类药物,靶向性较强,多数为低剂量,皮下注射用药,覆盖全病毒基因组,也是比较有希望的提高功能性治愈药物。从时间上,真正进入第三期临床的还没有,但已有进入到第二期的,比如吉利德科学的激动剂。其他靶点药物,多处于动物模型或第一期临床试验,治疗性乙肝疫苗、反义寡核酸以及RNA干扰药物,证明对表面抗原有显著下降作用,但是,它们还需要更多临床研究,更长时间和更广泛试验,才可以证明和表面抗原的负相关性。


声明:
不要轻信任何医疗广告或新闻报道式广告!
本站所刊载的信息仅供参考,不能代表医生的诊断和治疗,请勿直接对照治疗而延误病情!

如本文对您有用,欢迎随意捐助「亿知」!

您的大名:
感谢您对「亿知」的慷慨捐助,「捐助名单 捐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