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乙肝一线治疗药物存在诸多不足,但及时发现肝炎活动表现,可以于早期通过核苷酸类似物(NAs)或干扰素(IFN)进行抗病毒治疗。除NAs与IFN之外,全球依然在研的乙肝新靶点药物当中,基于RNAi疗法的DCR-HBVS,值得医药学界关注后续进展。

小番健康从公开信息查到,该乙肝在研新药已经于去年2019年1月,进行健康志愿者用药的Phase 1 期试验。DCR-HBVS是RNAi治疗疾病的公司自主研发的,2019年第四季度公布Phase 1 期试验数据。值得一提的是,DCR-HBVS在小鼠模型中,循环降低乙肝表面抗原水平超99%,可诱导血清以及肝内的表面抗原实现清除。

上一章,小番健康介绍关于RNA干扰类药物的全球创新药研发,基于靶向乙肝病毒基因组信使RNA,去年1月份第一位受试者已经开始进行该药物治疗。去年10月左右,Dicerna公司与Roche公司签了一份协议,基于该在研新药的开发技术,即GalXC RNAi 技术平台疗法,完成合作开发专注于DCR-HBVS治疗药物研发。

DCR-HBVS-101临床研究,采用随机、安慰剂对照的一项试验,主要用于评估DCR-HBVS在健康人和非肝硬化CHB治疗的安全性与耐受性。符合以上要求后,还需评估该在研新药的药代动力学特征,终点评估该药对CHB的血浆HBV-DNA、血液乙肝表面抗原水平的初步治疗效果。从曾经动物模型试验来看,DCR-HBVS符合安全性,同时具有较强的表面抗原抑制作用。

基于临床前良好的安全性评估,DCR-HBVS去年初正是开展人体Phase 1 期试验并评估安全性。从原理上,DCR-HBVS不属于以往的抗病毒治疗药物,而是使用RNA干扰来沉默并消除S抗原,可沉默全基因病毒组,该在研新药亮点是,有效降低乙肝表面抗原水平,可降至相当低水平。

DCR-HBVS属于基因治疗中的典型范本,为Dicerna公司与Roche公司(罗氏)共同开发的新乙肝疗法。当然,这种新疗法尚处于临床试验阶段,还未真正上市。乙肝表面抗原,是较为特征抗病毒治疗的难点之一,该抗原的水平下降或实现清除,能够直接唤醒乙肝患者(CHB)自身的免疫反应,进而辅助CHB实现功能性治愈。

小番健康简单介绍一下,DCR-HBVS-101试验。试验分为3组,参与试验者是30人,A组接受单次递增的该药剂量或安慰剂,随访时间4周。B组参与者8人,均为未接受任何核苷类似物治疗的CHB,随访时间为最少12周,B组为单剂量组;C组为多次激增剂量组,给予已经接受过核苷类似物药物治疗的CHBDCR-HBVS,参与者为18人,随访时间为16周以上。

小番健康结语:以上试验数据和结论来自2019年美国肝病协会年会(AASLD),有读者问RNA干扰类药物是不是干扰素?答案:并不是。RNA干扰技术是2006年两位诺贝尔生理及医学奖的美国人发明,从原理上和干扰素(IFN)出发点是截然不同的。RNA干扰是靶向乙肝病毒的前基因组RNA和信使RNA水平。

包括此前介绍的,AB-729、STSG-0002注射液、RO7062931、JNJ-3989等都是采用这种靶点。全球医药技术研发人员,基于过去核苷类药物或干扰素,总体上对实现功能性治愈明显不足。虽然,当前的恩替卡韦、替诺福韦酯均为一线治疗首选,但仍然需要长期用药,所以核苷类药物偏向于耐药发生率越低越好的研发思路。


声明:
不要轻信任何医疗广告或新闻报道式广告!
本站所刊载的信息仅供参考,不能代表医生的诊断和治疗,请勿直接对照治疗而延误病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