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2020亚太肝病年会(APASL2020)在印度尼西亚的巴厘岛举行,其中公布了一项研究结论,值得肝病临床医生与乙肝患者(CHB)注意,由于指南十分关注乙肝表面抗原阴转率,该项研究揭示了,符合特殊指针的乙肝患者更容易发生阴转。

环顾当前乙肝各种治疗方案,要想真正实现清除血清乙肝表面抗原,其实还是比较少见到的。APASL2020的埃及曼苏拉大学医学院研究人员发表了一项,评估e抗原阴性慢性乙肝患者在使用核苷酸类似物(NAs)后的表面抗原阴转率预测。

如果将全球乙肝患者的表面抗原阴转率平均一下,这个平均阴转率大约只有1-2%左右。正因为乙肝表面抗原阴转,已作为慢性乙肝抗病毒治疗的重要治疗终点,所以,全球众多科研人员均发起更深入了解表面抗原水平与使用核苷酸类似物(NAs)之间的关联性。

2020年亚太肝病年会上,埃及研究人员公布结论是,如果乙肝患者的两大指标处于低水平无肝硬化,即HBV-DNA水平、乙肝表面抗原水平以及没有发生肝硬化,在接受核苷酸类似物治疗后,更容易促使乙肝表面抗原阴转。在全球乙肝新药研发过程中,小番健康注意到,e抗原阴性慢性乙肝患者的治疗难度,比e抗原阳性慢性乙肝治疗难度大,其中主要原因是e抗原阴性与病毒变异有直接联系。

埃及团队此次研究,重点选择e抗原阴性慢性乙肝患者作为试验对象,使用拉米夫定(LAM)、恩替卡韦(ETV)以及替诺福韦(TDF)用于e抗原阴性慢乙肝抗病毒治疗,本次公布的参与试验者共有510名,用药期间每隔3-6个月进行指针随访,中位治疗时间是3.5年(2.1-4.2年)。

主要评估e抗原阴性慢乙肝的HBV-DNA水平、乙肝表面抗原水平、肝功能、凝血酶原时间、全血计数以及肝纤维化程度。试验结果观察到,510例参与试验对象中,有34例发生乙肝表面抗原阴转,该试验对象表面抗原阴转率约6.66%,而这部分表面抗原阴转试验对象中,他们的HBV-DNA水平、表面抗原水平以及肝硬度测定上,均明显低于其他表面抗原没有发生阴转治疗组。

该项研究,表面抗原基线水平定为1000IU,而34例表面抗原阴转者当中,有30例表面抗原低于这条基线水平。而在使用三种核苷酸类似物对照组中,这34例乙肝表面抗原试验者,其中使用替诺福韦的是15例,使用恩替卡韦是19例,在使用拉米夫定组没有1例发生表面抗原阴转。

在未发生阴转的其余476例中,有36例乙肝表面抗原低于基线水平1000IU,但是却没有实现表面抗原阴转。而在这34例乙肝表面抗原阴转组中,肝硬度值为[16.3kPa])作为标准测定,均没有出现肝硬化;而在未发生表面抗原阴转的476例中,发现11例出现肝硬化。

小番健康结语:以上实验数据和结论,是埃及曼苏拉大学医学院研究人员发表在2020亚太肝病年会上,旨在了解乙肝表面抗原阴转的预测指标分析。

简单的讲,该试验证明,乙肝患者的HBV-DNA水平、乙肝表面抗原水平相对基线较低,并且无肝硬化者,使用核苷酸类似物(NAs)进行抗病毒治疗,今后表面抗原阴转率也越高,即转归更为理想。该试验表面抗原基线是1000IU/ml,若乙肝患者表面抗原低于该水平,即日后乙肝表面抗原更容易阴转。


声明:
不要轻信任何医疗广告或新闻报道式广告!
本站所刊载的信息仅供参考,不能代表医生的诊断和治疗,请勿直接对照治疗而延误病情!

如本文对您有用,欢迎随意捐助「亿知」!

您的大名:
感谢您对「亿知」的慷慨捐助,「捐助名单 捐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