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ASL2020,即印尼巴厘岛2020亚太肝病年会上,大型跨国制药公司葛兰素史克(GSK)公布了GSK3389404,在亚洲人种当中药代动力学研究数据与结论。在前面小番健康已经介绍,在乙肝新药研发方向,葛兰素史克(GSK)专注反义分子(Antisense Molecules)创新药。

公开信息查到,GSK在研乙肝新药有GSK33389404(IONIS-HBV-LRx)和GSK3228836(IONIS-HBVRx)。反义分子新药方向为通过与乙肝病毒mRNA进行结合,进而阻止其转变为乙肝病毒蛋白,起到抑制乙肝病毒复制作用。前期介绍到,另一个乙肝创新药方向,即RNAi疗法药物,反义分子与RNAi药物药效学原理相近。

APASL2020上,葛兰素史克(GSK)也解释了在研两项乙肝新药主要区别。GSK404,属于N-乙酰半乳糖胺(GalNAc)偶联反义寡核苷酸,而GSK836是单纯反义寡核苷酸。GSK404具备高效递送单纯反义寡核苷酸水平,改善HBV-RNA单纯反义寡核苷酸活性,对于N-乙酰半乳糖胺(GalNAc)偶联的反义寡核苷酸,即在研GSK404乙肝新药,可提高非偶联反义寡核苷酸效力。

试验数据研究结论显示,GSK404与GSK836均获得靶标参与,促使乙肝表面抗原水平剂量依赖减少,相较于未结合反义寡核苷酸却呈现剂量相关的表面抗原水平下降。从本次2020年的亚大肝病学会年会上,GSK404为皮下注射单次或多次,参与者为e抗原阳性与阴性的成人慢性乙肝患者(CHB)。

受试者共64名,进行评估该新药GSK404的药代动力学。试验测得参与者平均血浆半衰期是3-5小时,血药浓度峰值中位时间1-4小时,血浆半衰期与中位时间药物剂量并无相关联,本次研究结论与过去,在非亚洲健康参与者试验结论一致。

针对葛兰素史克(GSK)公司的反义分子GSK3389404在亚洲人种中观察到,任何亚太国家血浆,都可以用于指导亚太地区使用反义分子药研方向进行乙肝新药研发,试验结论对反义寡核苷酸(ASO)同样具有指导意义。反义分子是当前乙肝全球创新药物研究方向之一,具有代表性的就是葛兰素史克(GSK)公司两款在研新药。

药理上,GSK404主要目的为降低乙肝病毒某种蛋白,研究显示,该蛋白为乙肝病毒感染与复制必须具备化合物,通过GSK404进行有效降低该蛋白,达到降低病毒感染与复制作用,并且还可以降低乙肝表面抗原滴度。Phase IIa 期研究结果显示,接受GSK404皮下注射的乙肝患者,呈现剂量依赖性乙肝表面抗原下降。

该Phase IIa 期主要基于接受核苷酸类似物(NAs)抗病毒稳定后,接受GSK404皮下注射给药。在连续使用GSK404后,均为发生转氨酶升高案例,在结束GSK404给药后,乙肝患者的表面抗原水平也持续处在检测下限。

小番健康结语:葛兰素史克(GSK)公司所研发的拉米夫定(LAM)为进入中国后首个抗病毒核苷酸类药物。2019年至今,GSK在研两项新药,均为反义分子创新药物。阻断关键病毒蛋白,实现降低乙肝感染以及复制作用。


声明:
不要轻信任何医疗广告或新闻报道式广告!
本站所刊载的信息仅供参考,不能代表医生的诊断和治疗,请勿直接对照治疗而延误病情!

如本文对您有用,欢迎随意捐助「亿知」!

您的大名:
感谢您对「亿知」的慷慨捐助,「捐助名单 捐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