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眼乙肝全球创新药物研发,我国国产1.1类乙肝新药进展也十分快速。小番健康注意到,贺普拉肽(Hepalatide)已经于2014年11月得到国家药品监管部门批准,第一期临床试验已经完成,正在进入二期和三期临床试验当中。

从该国产新药第一期临床试验结论为,贺普拉肽具备良好药物安全性与药效动力学应答。该创新药是我国药企自主研发的,属于乙肝病毒进入抑制剂(entry inhibitor ),原理上,由于乙肝病毒感染不可或缺其中一个环节,即乙肝病毒需要通过和人体细胞表面受体分子结合,而该创新药研发亮点是病毒进入抑制剂。

由于乙肝病毒进入人体后,尚缺乏已知上市药物研究,大部分病毒进入抑制剂均处在临床试验阶段,而国产贺普拉肽(Hepalatide)主要通过抑制肝细胞表面乙肝病毒受体,仿制健康肝细胞受染,在一定程度上限制乙肝病毒的感染。小番健康注意到,该创新药去年下旬,已经获得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NMPA)临床试验默认许可,顺利由第一期临床实验进入第二期与第三期的临床研发。

贺普拉肽(Hepalatide)是上海贺普药业研发的创新药,该新药通过与乙肝病毒肝细胞感染受体钠-胆酸转运蛋白NTCP特异性结合,实现阻断乙肝病毒感染。由于乙肝患者在抗病毒治疗过程中,存在反复循环过程(即病毒清除后再感染),该新药正是用于打断这种反复循环过程,有望实现程度性治愈。

目前,公开资料显示,该创新药即将启动停药后持续观察病毒学应答水平,判断该创新药能否达到疗程终点。慢性乙肝相比丙肝,之所以难以治愈,根本内因在于肝细胞核内的cccDNA。由于它具有高度稳定性,是乙肝病毒复制初始模板,大部分乙肝患者即使已经达到HBV-DNA阴转、抗原血清学转换之后,cccDNA并未清除,仍然是今后反弹主要原因。

因此,根据指南要求,慢性乙肝(CHB)也有不同的疗程终点,即功能性治愈、临床治愈以及彻底治愈,目前彻底治愈的难点就是细胞内的cccDNA。实现慢性乙肝治愈目标,需要新靶点和新作用机理药物,使乙肝患者达到持续病毒性应答与乙肝表面抗原阴转。

从贺普拉肽公开披露信息来看,在阻断乙肝病毒感染评价方向,显示出现高、中剂量组,在治疗9天后体内HBV-DNA水平降至检测限以下。而在高、中、低剂量组治疗21天后,患者的体内血清转氨酶水平均降到了检测限以下。初步结论是,贺普拉肽具有显著肝靶向性。

查找到,该创新药贺普拉肽曾经在北京302医院完成了Phase I 期临床研究,当时显示出临床结论为,药物安全性良好,能够获得临床推荐剂量,同时也初步印证胆汁酸升高呈现剂量依赖特点。该国产创新药得到国家药品监管批复,已经进入Phase II/III 期临床研发。

小番健康结语:以核苷类药物抗病毒的乙肝患者为例,需要长期服药,过去容易发生耐药,停药有反弹风险。实际上,其中一个重要原因是,无论是核苷类药物(NAs)或干扰素(IFN),均无法打断乙肝患者体内的病毒清除后再度感染的循环过程,即便这两类药物达到疗程终点,即功能性治愈乃至临床治愈,打断上述反复循环也无法实现,而贺普拉肽(Hepalatide)的创新亮点是这个方向。

声明:
不要轻信任何医疗广告或新闻报道式广告!
本站所刊载的信息仅供参考,不能代表医生的诊断和治疗,请勿直接对照治疗而延误病情!

如本文对您有用,欢迎随意捐助「亿知」!

您的大名:
感谢您对「亿知」的慷慨捐助,「捐助名单 捐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