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美国学者 Smolders 等人在 Aliment Pharmacol Ther 杂志上发表了一篇回顾性研究文章,文章从当前在研乙肝新药的临床药理学角度进行分析,重点关注目前至少已经进行至 phase 2 期临床试验的在研乙肝新药临床药理学情况。

根据 Smolders 等人的研究结论,Yusuf Yilmaz 发表了“慢乙肝功能性治愈之路充满艰险(the perilous road to a functional cure for hepatitis B

infection)”的评论,以下是评论原文。

Smolders 等人的文章中提及的药物涵盖各种作用机制类别-包括HBV进入抑制剂(bulevirtide),衣壳装配调节剂(JNJ‐56136379 和 ABI‐H0731),乙肝表面抗原分泌抑制剂(REP‐2139),RNA干扰药物(ARO‐HBV 或 JNJ‐3989) )和免疫调节剂(inarigivir)。

值得注意的是,所有这些研究性化合物均已跟目前的疗法(即核苷(核苷酸)类似物(NAs)和/或聚乙二醇干扰素α(peg-IFN-α))联合研究。对新型抗HBV感染药物的需求反映了该领域尚未满足的重要需求。例如,采用 peg-IFN-α 治疗的治愈率相对较低,并伴有严重的副作用。同样,NAs在抑制病毒方面非常有效,但很少能使病毒从肝脏中完全清除。

Smolders 等人的结果表明,使用这些研究性化合物进行的治疗研究可观察到大多数可使 HBV DNA和/或RNA下降/消失,其程度与使用NAs治疗所观察到的相似或更高。更值得注意的是,据报道使用 REP-2139,ARO-HBV 和 inarigivir 进行治疗在某些患者中还可以实现 HBsAg 消失/下降。作者认为,如果进一步的证据能够证明这三种药物能够增加具有功能性治愈(即HBsAg消失)的患者人数,那么与目前的治疗方法相比,这将是一个重大的进步。但是,他们还是希望能对药代动力学和安全性进行更深入的研究。

2019年12月26日出了一个关于 Inarigivir 的坏消息,Inarigivir 是 Smolders 等人在其出色的综述中提到的一种研究化合物。出于安全方面的考虑,已停止在 CATALYST 2试验(该研究在NAs抑制的慢性HBV患者中服用该药物)中停用 inarigivir 400mg。特别是,参加该研究的三名受试者显示出肝细胞功能障碍和丙氨酸氨基转移酶水平的升高,这种升高可能与肝损伤有关而不是免疫性激活有关。(最新的信息是该药的研究已被终止,并且Spring Bank公司也彻底退出了慢乙肝新药研发领域,参看文章:Spring Bank宣布终止在研乙肝新药Inarigivir(SB9200)研发


2019年10月3日报道了类似的坏消息,AB-506是一种针对慢性HBV感染治疗的口服衣壳抑制剂,正在健康人群中进行评估。志愿者参加了一项为期28天的 phase 1a / 1b 期临床试验。在研究期间,两名志愿者发现了急性肝炎的证据,研究者于是决定停止了AB-506的进一步临床开发。


这些针对HBV感染的新疗法的失败清楚地表明,针对这种疾病的功能性治愈之路艰辛而充满不确定性。但是,由于全世界约有2.57亿人患有慢性HBV感染,这些挫折不会阻止研究人员为实现这一主要公共卫生威胁提供功能性治愈的信心。(更多肝病新药研究信息敬请关注“肝脏时间”微信公众号)!


声明:
不要轻信任何医疗广告或新闻报道式广告!
本站所刊载的信息仅供参考,不能代表医生的诊断和治疗,请勿直接对照治疗而延误病情!

如本文对您有用,欢迎随意捐助「亿知」!

您的大名:
感谢您对「亿知」的慷慨捐助,「捐助名单 捐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