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先,我们先要了解临床治愈的概念,即停止治疗后仍保持HBsAg阴性(伴或不伴抗-HBs出现)、HBV DNA监测不到、肝脏生物化学指标正常、肝脏组织病变改善。

相信临床治愈是所有HBV感染者的最大梦想。在目前没有功能性治愈药物的情况下,达到临床治愈可遇而不可求。

2015年指南中关于临床治愈也只是在概念和治疗目标上有所提及。

2019年指南中在13.1.21 条Peg-IFN-α与NAs联合治疗里提到对NAs经治CHB患者中符合条件的优势人群联合Peg-IFN-α可使部分患者获得临床治愈。

并对这部分优势人群进行了界定,即在核苷类似物治疗前HBsAg低水平(<1500IU/ml)及治疗中HBsAg快速下降(12周或24周时HBsAg<200IU/ml或下降>1 lg IU/ml)的患者。对于这部分人群使用干扰素和核苷类似物的联合治疗后HBsAg阴转发生率较高。

这个情况下,获得临床治愈人群仍然有限,但是这一条在临床实践方便医生对合适人群进行用药调整,并可给合适人群带来了临床治愈的希望。

吃药就不能打针了吗?

2019新指南中干扰素的使用条件和疗效在前几期的文章中已有了详细的解析,有兴趣的战友可以在公众号中查找阅读。

有些战友一直有观点认为使用了核苷类似物治疗后就失去了使用干扰素的机会,就会错失临床治愈的可能。

以往临床实践中由于核苷类似物治疗可以很快使e抗原血清学转换并使ALT复常,ALT高水平是干扰素抗病毒疗效好的预测因素,在临床实践中使用了核苷类似物治疗后获得了良好的效果一般不会再建议患者使用干扰素进行治疗。

2015年指南对干扰素联合核苷类似物治疗是否能提高疗效不确切。

2019年新指南的更改明确了部分人群功能治愈的可能。

因此,如果有经过核苷类似物抗病毒治疗的符合优势人群基线和治疗效果条件的战友们。

在不是干扰素治疗禁忌证的情况下,有条件的可以去试一试干扰素和抗病毒药物的联合治疗,追求临床治愈。

声明:
不要轻信任何医疗广告或新闻报道式广告!
本站所刊载的信息仅供参考,不能代表医生的诊断和治疗,请勿直接对照治疗而延误病情!

如本文对您有用,欢迎随意捐助「亿知」!

您的大名:
感谢您对「亿知」的慷慨捐助,「捐助名单 捐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