乙肝药恩替卡韦从310.8元降价到17.36元,药效是否跟着降了?

乙肝用药恩替卡韦为例,此次集采中标的是正大天晴生产的润众,这是一款仿制药,原售价为310.8元,降价后17.36元,降价幅度达94%。

面对如此高的降价幅度,有患者开始担忧:药价降了,药效是否跟着降了?


降价后患者、医生都有一个观察的过程,还有的则打起了药价差的主意。

“恩替卡韦降价了,会不会没有药效了?”

近日,一位网友在百度贴吧“恩替卡韦吧”发出帖子,提出上述问题。这位网友提到的“恩替卡韦”是目前乙肝治疗中的一种常见药物,而“降价”则是受“4+7”带量采购新政的影响。此次在集采中中标的正大天晴生产的润众恩替卡韦,原价为310.8元,降价后仅17.36元。

超90%的降价幅度让不少患者大吃一惊,欣喜过后,“一分钱一分货”的固有观念也让他们开始担忧,前后差价为何这样大?药效是否和价格一起降了下来?

价格与药效之外,更多患者还在考虑替代性的问题:新政后部分“白菜价”的仿制药是否能完全替代原研药?中途换药是否会引发不良反应?

降价后的药还能吃吗?

此次药品降价,是由于“4+7”带量采购的新政。

“4+7”带量采购是什么?简单来说,就是国家组织全国11个试点城市(北京、天津、上海、重庆和沈阳、大连、厦门、广州、深圳、成都、西安)集中采购药品,以量换价,通过集中采购降低企业销售等成本,以达到降低药价的目的。

2018年底公布的中选结果显示,包括厄贝沙坦片、恩替卡韦分散片在内的25个品种药物都名列其中,药价平均降幅52%,最高降幅达96%。

如果你正在服用下图中的药物,那么请注意,它们降价了:

以乙肝用药恩替卡韦为例,此次集采中标的是正大天晴生产的润众,这是一款仿制药,原售价为310.8元,降价后17.36元,降价幅度达94%。

面对如此高的降价幅度,有患者开始担忧:药价降了,药效是否跟着降了?

早在今年两会期间,这一问题就备受关注。当时便有代表提出,应慎重推行药品招标“带量采购”:对于通过一致性评价的基本药物、低价药品,本身经过数年招采降价,采购价格已经很低,现在原料价格不断上涨,需综合原料及运输成本,与企业谈判,不要再参考新药品中的降幅基准降价,一味追求降幅的“一刀切”,企业会难以承受。

5月7日,鼎医药咨询中心负责人史立臣向21新健康记者分析称,患者对降价药品的质疑来源于较低的信任度,“对国产仿制药存在一定的信任度问题,虽然这些药品通过了一致性评价,但是人们对于药品后续生产的规范和工艺上仍存在担忧。”

有患者不愿换药

5月6日,21新健康记者走访了北京朝阳区一家允许周边社区居民医保就诊的医院。该院一位内科医生表示,集采名单内的一些药物对医院来说算是“新药”,这些“新药”的上架时间不长,还没有强迫患者替换用药,目前药房中还是有两种药。

这位医生告诉21新健康记者,大部分患者都不愿意换药,极少部分换药的人到目前还没有相关反馈,主要是降血压和降血脂的药,降血脂的药起码要吃够一个月来复查才能知道具体疗效如何。

“但是,有药房大夫反馈,一名患者换了‘4+7’中的草酸艾司西酞普兰片来抗焦虑,吃了两周就住院了,这效果跟进口的相比肯定不太好。”上述医生对21新健康记者说。

随后记者走访了一家社区卫生服务站,其药房的一位医生表示:“‘4+7’的药已经上架,但是之前的药还有一些库存。未来肯定是以‘4+7’中标的药为主,但病人如果有进口药的需求,也会再商议。目前没有强制病人使用‘4+7’的药,只是尽量多推荐这些药。”

该医生表示,患者现在也在尝试“4+7”的药品,而且一次会开一个月的量,目前还没有患者反映有什么不良情况。

史立臣分析,上述现象与用药习惯有关,无论是医生还是患者,都需要一段时间进行转变。

5月7日,北京某三甲医院一位内科医生向21新健康记者坦诚自己对“4+7”药品的态度,“我们也尽量按‘4+7’开,至于是否是真的效果一样,也不知道。如果患者明确表示不愿意,我们就还是开原来的药。”这与医保局的态度相一致——“鼓励使用集中采购药品”。

“4+7”目录中的药品是否可以替代患者此前用药?近日,西安市发布了一则通知,其中提供了一个中选药品同类可替代品种的参考范围。值得关注的是,根据该范围,恩替卡韦口服常释剂型可完全替代替诺福韦二吡呋酯,帕罗西汀口服常试剂型可完全替代盐酸帕罗西汀(肠溶缓释)。

对此,也有人对替代的方式提出疑问:

来源:公众号“医药云端工作室”文章《4+7中选品种,大规模替代开始了!》留言区  买不到的便宜药

目前,“4+7”新政已在11个试点地区全部落地,25种药品纷纷降价。

试点区域外的患者们也“闻风而动”。有网友直言“恩替卡韦降价了,但是人不在这‘4+7’的城市,该怎么办?”还有网友开始盘算着到附近试点城市开药。

同样的品牌,同样的药品;不同的区域,不同的售价。史立臣直言这是“不公平”,他向21新健康记者表示,“‘4+7’实行的初衷是好的,但方式有问题。试点城市都是相对发达区域,而恰恰是不发达地区的患者更加需要这些药品和这个价格。”

在史立臣看来,带量采购不应以区域为试点,而应以药品为试点。“以区域为试点,只会加剧这种不公平。”

上有政策,下有对策。21新健康记者发现,还有人赚起了差价,做起了药品“代购”生意。同样是在恩替卡韦贴吧上,有网友直接提出可以代购,价格为70元每盒,并且表示一次可开20或者40盒。

与17.36元的试点城市售价相比,这一价格确实高了不少;但与310.8元的非试点城市价格相比,价格差也相当可观。

另外,还有网友支招,称可以在一款名为“智慧好医院”的手机应用上购买,虽然需要额外支付30元的运费,药品的价格却遵循试点城市,为17.36元。

21新健康记者了解到,上述应用开发者为西安交通大学第一附属医院(一附院),而西安市则是带量采购首批11个试点城市之一。后亦向智慧好医院“帮助中心”进行咨询购买恩替卡韦事宜,该中心工作人员告诉21新健康记者:“在工作日的下午3点会放一批药,抢购速度很快,现在看到没了就没了。”

21新健康致电该工作人员时,离放药时间仅过一个小时。据了解,患者在“智慧好医院”上购药除了支付运费外,前提必须是在该app上绑定一附院的卡。这也意味着,持有一附院卡的非西安(非“4+7”试点城市)患者都有可能通过一定途径购买到试点药品。(来源:每日经济新闻)


声明:
不要轻信任何医疗广告或新闻报道式广告!
本站所刊载的信息仅供参考,不能代表医生的诊断和治疗,请勿直接对照治疗而延误病情!

中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