乙肝女孩的自白: 除每天吃一片恩替卡韦, 我和你们没有不同!

我12岁初一的那年,学校体检知道我是慢性乙肝携带者的。当时对于乙肝的概念,我还不清楚,那个时候全班只有两个人有乙肝,而我就是其中一个“幸运儿”。

刚刚得知我有乙肝这个消息的时候,我非常痛苦,心里感到前所未有的害怕,我以为我将不久于人世。后来,班主任亲切地告诉我,乙肝携带者的生命不会因此而濒临死亡,但我沉重的心情却没有因此而放松一点。

高二下学期,我本来和一个女生一起吃饭,上课,后来,觉得我们的友谊足够坚固,告诉了她我是一名乙肝携带者,可是,慢慢的我感觉她开始疏远我,后来她告诉我一个同学,因为我是乙肝携带者,她害怕,担心我会把乙肝病毒传染给她。一开始我知道的时候,我心里表现的是愤怒,感觉她有点夸张,也寒心我们之间的情谊居然不及捕风捉影的传染,不过后来也渐渐可以理解。

后来需要动一次小手术,手术之前需要查肝功能、血常规等,我当时查了结果显示谷丙转氨酶高出三倍,谷草转氨酶高出两倍,我由乙肝携带者晋级为乙肝患者,期间男朋友和我分手了,那个时候,乙肝的病发使我没有丝毫感受到失恋的痛苦,期间他并没有任何关心和问候,一次病发让我看清一个男人的真面目,值得!

我在医院住了10天,期间妈妈和病发里的姐姐阿姨们一直再给我做思想工作,她们说这种事情千万不能让别人知道,不论是谁,能瞒多久是多久。所以隔壁床的姐姐在办结婚证时候,那个哥哥才知道她有乙肝。但是我不喜欢欺骗,我也害怕伤害和别人异样的眼光。

在治疗期间,我加了几个乙肝患者的群,大家都是相聚在一起,同病毒,病魔一起斗争的战友。在群里,大家互相关心,交流病情,紧紧依偎。感受到前所未有的温暖。因为我们没有什么不同,血液里的病毒把我们紧紧相连,让我们认识善良,热情的彼此。多亏了我们是乙肝患者。

乙肝,并不是每位患者的选择,我们只是被选择,然后面临着社会上他人的异样眼光,还有上学,就业等歧视,有时候我不禁问,我们有错吗?我们犯了什么错?

慢慢的,我不再觉得这是一种痛苦,反而因为乙肝,我有所得。当我无所畏惧以后,我觉得自己内心非常轻松。也发现其实有时候,周围的人并没有那么可怕。


声明:
不要轻信任何医疗广告或新闻报道式广告!
本站所刊载的信息仅供参考,不能代表医生的诊断和治疗,请勿直接对照治疗而延误病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