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西医巅峰对话:治疗乙肝中西医谁更好?北京佑安医院VS上海公共卫生临床中心

中医和西医分属不同的医学体系,在近代医学史中曾多次碰撞。对于慢性乙型肝炎(慢乙肝),西医有核苷(酸)类似物,但单纯抗病毒治疗就足够吗?中医辨证论治,个体化用药,可全面提高患者生存质量,是否具有独特的优势呢?“第九次全国病毒性肝炎慢性化、重症化基础与临床研究进展学术会议”召开期间,一场中西医巅峰对话就此展开。

北京佑安医院李秀惠教授和上海中医药大学附属龙华医院张玮教授作为中医代表参加,西医代表有南京八一医院汪茂荣教授和上海公共卫生临床中心张占卿教授,原陆军军医大学西南医院王宇明教授作为会议主席,原上海中医药大学附属曙光医院院长王灵台教授作最终点评,全员互动,现场讨论非常热烈。


第一环节:中西论道

首先,中西医双方就辩题“慢乙肝治疗,单纯抗病毒治疗就足够了吗?”分别陈述观点。

1、西医论道:

汪茂荣教授和张占卿教授

汪茂荣教授首先代表西医发言,重点阐述了西医核苷(酸)类似物和干扰素这两类药在抗病毒治疗中所发挥的重要作用:

①治愈的关键:西医是病因治疗,作用于慢乙肝的病因-乙型肝炎病毒(HBV),是患者获得根治的关键。但是,目前的病因治疗仍无法根除病毒,斩草不除根,故免疫调节更为重要。

②疗效显著:二者在实际治疗中,无论是对于病情的改善,还是DNA的抑制、HBeAg或者HBsAg的转换,以及组织学和远期结局的改善,包括肝硬化和肝癌的发生,都起到了很好的治疗作用。

③有循证医学证据支持:西医的抗病毒药物有明确的靶点和治疗机制,有大量的循证医学依据(临床研究或者真实世界数据)作为支持,疗效确切。

④获得国际认可:国际权威指南,如AASLD、EASL、APASL及我国指南都推荐西医治疗作为慢乙肝的一线治疗。

但他也表示:西医在对症治疗上做得不够,在彻底治愈上也远远不够,仍有众多患者无法通过抑制病毒实现HBeAg的血清学转换和HBsAg的转阴。

张占卿教授随后对西医在对症治疗和彻底治愈上的不足进行了补充。他认为西医的抗病毒治疗仅为抑制,并非清除HBV,所以仅依赖抗病毒治疗是不够的。

①不能彻底治愈乙肝:HBV的生物学行为尚未阐明,现有抗病毒只是针对病毒复制史中的一个环节,所以不可能整体上来解决HBV问题,不能彻底治愈乙肝。

②不能彻底消除炎症:现有抗病毒治疗主要是针对活动期肝病,能够通过抗病毒使肝炎缓解、间接使纤维化逆转,但不能够使患者完全恢复到无炎症状态。

③不能逆转所有肝硬化:抗病毒治疗能够促进肝硬化逆转,但不能使所有肝硬化得到逆转,实际上肝纤维化也难以完全逆转。肝硬化是否可逆转还与肝硬化发现时间和患者年龄等有关。

④不能完全阻止肝癌发生:虽然长期抗病毒治疗可以减少肝癌的发生,但减少幅度有限(10%到20%),也就是说,抗病毒治疗是不能完全阻止肝癌发生的。

2、中医论道:

李秀惠教授和张玮教授

李秀惠教授针对西医抗HBV治疗并不能使所有患者获得HBsAg和HBeAg阴转,介绍了中医药在抗病毒治疗过程中的互补作用。她表示,体现中医“扶正祛邪”理念、以补脾肾加上清热解毒等为主的中医方治疗可提高患者的HBsAg和HBeAg阴转率。

据两项国家重大专项研究,HBeAg阴性的慢乙肝患者经过120周的治疗,HBsAg的阴转率能够达到5.16%(对照组为1.2%),也就是说患者联合了中药以后,是能够提高HBsAg的阴转率;HBeAg阳性患者经过48周的治疗,HBeAg阴转率较对照组提高11.7%。

“希望中西医优势互补,治疗慢乙肝,尤其是难治性人群,中西医结合治疗应该是我们奉献给世界的独一无二的方案,是一个可持续发展的方向。”

张玮教授随后对西医单纯抗病毒治疗所不能解决的对症治疗等问题,细述了中医药是如何发挥所长的:

①保肝降酶:保肝降酶治疗可改善患者的肝脏炎症,并对抗病毒治疗无任何影响,对于那些病毒抑制但肝功能再次异常如合并脂肪性肝病的患者,保肝降酶治疗同样有利于疾病的恢复,延缓疾病进展。

②改善肝内胆汁淤积:对于顽固性黄疸,以及GGT\ALP增高的肝内胆汁淤积的患者,中药活血化瘀、清热利胆等辨证论治,可以减轻肝内胆汁淤积,以利疾病恢复。

③抗纤维化:中医中药治疗具有抗纤维化作用是有中西医共识的,包括相关的中成药制剂已在临床上被大家广泛使用,疗效肯定。

④抗癌防癌:中医中药能协同抗病毒预防疾病进展的同时,在预防肝癌的复发和转移,延长生存期,改善症状体征等方面还具有独特的优势。

⑤改善生存治疗:我们的前期研究发现,慢乙肝患者存在不同程度的焦虑和抑郁的状态。中医中药通过辨证论治,可以有效改善不良情绪,以及相关不适,能很好地提高患者的生存质量,符合现代医学的最新模式。

⑥饮食运动调适:中医中药在患者的饮食调整和运动指导方面独具的优势,为延缓疾病进展获得更好生存提供了保障。

“通过中西医专家

的共同努力,会让我们的乙肝患者有更好的预后,也让抗病毒治疗在其他一些治疗辅助下,能够有更好的效果。”


第二环节:巅峰对话


接下来,进入中西方专家对话的互相提问阶段。经过上一轮的观点陈述,中西医方就肝病治疗达成“中西医结合”的一致观点。在这一环节,双方你来我往,就西医如何能更好地做到中西医结合进行了重点讨论。

1、西医提问中医:西医医生不懂辩证论治,如何中西结合?

李秀惠教授代表中医作出回答。她表示“如果不会辨证论治的话,则很有可能是‘望名用药’ ,断章取义,而药不对症可能会增加药源性肝损伤的风险,甚至加重病情。”有两种解决办法:

①中成药应用培训。首先由中医各专科梳理专科中成药目录,然后组织对西医医生按专科进行中成药临床应用的培训。西医人员通过培训可更好地掌握专科的中成药的应用,提高临床疗效和用药安全。“这一块,北京市曾经做过,值得在全国去推广。”

②西学中班。各地早年都办过这类班。西医人员可以脱产或不脱产学习中医理论,跟师临床,如此西医医生对中医的应用和理解会更好。“所以,我们也希望西医更多了解中医。中西医的结合人才,特别是西学中的人员中已经出现了中西医结合的大师。”

2、中医提问西医:在抗病毒治疗过程中,何时可以停药?

张占卿教授代表西医作出回答。他指出,从目前的研究看,关于抗病毒停药的标准尚不能统一,至于能不能停药?张教授认为:“如果患者是‘大三阳’,在短期抗病毒治疗后(如3个月内)转为‘小三阳’,那么在巩固治疗后可以考虑停药;但对于长时间用药的患者,无论是否转为‘小三阳’,如果考虑停药,则需要非常慎重,停药后需要严密观察。”

3、西医提问中医:中医如何提供复方制剂有效的循证医学证据?

张玮教授代表中医作出回答。她指出,中医体系与西医体系不同,中医中药运用的是辨证论治的学术体系,强调个体化治疗,所以每位患者的处方不可能是千篇一律的,不同于西医诊断明确,用药治疗相对固定的情况。

以往中医中药的研究一直采用西医的研究模式,故不能很好地反映中医中药的治疗效果,所以国家层面也在起草相关的文件来规范中医中药的研究,同时符合中医药治疗的特色。采用真实世界的研究方法,可更好地体现出中医中药的治疗特色,这将是一种新的研究方式之一。另外,现在的中医研究也已扩大了中医辨证的外延,将西医的实验室检查纳入到辨证论治的过程当中,用以考察中医中药的治疗效果。


第三环节:特邀点评

王灵台教授

王灵台教授是中西医结合的典范,他对此次中西论道给予了客观的评价:中医和西医治疗慢乙肝,各有优势,但也都有不足;按照最新的乙肝治疗目标(治愈),无论中医还是西医,建议在乙肝的治疗中,今后要在个体化、精准化和最优化这三个方面多做工作,发挥中医和西医的各自优势;希望中医与西医,先互信互学,后取长补短,再精诚合作,最终携手同进。

“我们正在根治慢乙肝的道路上,需要靠中医与西医之间的创新观念来一起攻克。” 王教授特别指出,汉典制药的中成药紫叶丹胶囊(紫珠®)是中西医结合创新的例子,该药基本体现了“中西结合”理念,其中四味药物涵盖了治疗慢乙肝的四大关键点(抗病毒、免疫调节、抗纤维化、抑制肿瘤细胞增殖)。他表示,在全球防治乙肝方面,一定要借助于中西医结合这一利器和法宝,一定要走中西医结合的道路。


第四环节:宣布中西论道结果


王宇明教授

最后,在王宇明教授的组织下,现场观众对“慢乙肝治疗:单纯抗病毒治疗就足够了吗”这一议题的中医和西医的观点进行了举手表决,结果选择中西医结合者最多。中医与西医不分伯仲,平分秋色,以平局告终,“中西医结合”才是上策。王宇明教授进行了最后的总结,他表示“辩论的目的不在于输赢,都是一个共同目标。近来国内中西医间确有争论,这也是今天开展辩论的原因,可喜的是到会代表绝大多数是西医,但是大家都站到了客观的立场上,没有表现过激和对抗的言论。希望今后,中医与西医取长补短、双管齐下,相得益彰,共同进步。”(来源:国际肝病)

声明:
不要轻信任何医疗广告或新闻报道式广告!
本站所刊载的信息仅供参考,不能代表医生的诊断和治疗,请勿直接对照治疗而延误病情!

中信